逐渐消失的安防企业

阅读【】 日期【2018-05-29】

 随着基本工资增加,各种上游元器件的价格也在上涨。对安锐通来讲,研发型公司上升的成本比工厂更快,比如三年前工程师进来的时候工资才五千,现在必须要七八千才有人来。”

  很多工厂都是在苦苦挣扎,现在整个的深圳成本上升非常快,做生产制造的企业毛利率基本没有超过5%。所以出货量小的话就很难活。

  大家在安防领域的竞争就是价格战和抢芯片抢上游供货资源,还停留在简单的打法上,其实对品牌的概念还是比较弱,所以我们从这里看到做品牌的机会。现在不打价格战,反而盈利更好,比如做产品规划,把产品的价格定好以后,出货量能够预见并能和生产方面进行搭配。


    在深圳纯做硬件实际上是很苦的一个事情,深圳许多厂商都在考虑,硬件怎么能够跟软件合作来提高附加值。

  先不说整体的社会氛围和知识产权保护,作为企业个体的创新,包括技术、产品外观和商业模式在深圳的创新都很少。安锐通总经理秦工说,如果没有创新。单单跟对手拼价格,到最后是无法在这个安防市场上面存货下去!要想在这个严重同质化的安防市场上面站着脚,就要开发出一些别人没有的东西出来,实现个性化。


在线客服点击关闭